吳林代表:關于加強社區居委會公章管理的建議
時間: 2018-08-10 15:03:39 來源: 省政府督查室

  社區居委會是居民自我管理、自我教育、自我服務的基層群眾自治組織。從性質和職能看,它并不是政府部門,沒有任何行政職能,自然各種名目的蓋章也應該不在社區工作范疇之內。但是,近年來,市民越來越多的事情需要社區居委會提供蓋章證明,社區居委會蓋章似乎也成為社區的主要工作之一。由社區蓋章亂象引發的法律糾紛也屢屢出現,急需加強規范與管理。

  一、目前社區公章使用中存在的問題

  (一)居民所需社區蓋章名目繁多

  隨著經濟轉軌、社會轉型,大量單位人轉變為社會人。很多居民從事個體職業或自主就業,沒有主管單位,在遇到需要單位蓋章證明時,只好到所在的社區居委會來蓋章證明。這其中有許多證明是社區無法核實的,如伊春市一個社區在2017年一年之內開具的“長期在外地居住的夫妻關于婚姻、生育”的證明132次;“領遺屬費的老人無再婚”的證明22次;“辦理房屋貸款居民收入”的158次;“父子、父女、母子、母女”證明的142次;居民各種票據丟失后補辦各種證件需要的開具“票據丟失證明”35次;“公產房變私產房房主認定”的證明30次;“辦理工商執照所用房屋無擾民”的證明35次;“死者與生存者的關系”證明2次;“房屋過戶需要公證的家庭人口數”的證明3次;“夫妻中的女方無工作、無住房”的證明126次等等。這些證明幾乎每天都有居民到所在社區開具,社區正逐漸演變成萬能的開證明機構。涉及勞動保障、民政、黨務、計生等社區職責范圍之內的均可以受理,但還有很多超出社區職責范圍的。不管是買房、結婚,還是生孩子、異地就醫,都需要社區給蓋個章。一時之間,社區公章成了“萬能章”。

  (二)社區公章亂象引發矛盾

  在老百姓看來,社區好像是“萬能”的。然而,很多辦事機構都覺得居委會最可能了解居民的情況,很多證明都超出了社區的能力范圍,無形中增加了社區的工作難度。但現實卻是,居民在辦理業務的第一步就是先到社區“蓋章開證明”,一些因資料不齊或其他原因無法開具證明,導致后續一系列事宜將無法辦理,居民與社區的矛盾就此產生,居民認為:社區理應為民服務,為民解憂,蓋章就應該出具證明。社區認為:只能證明系我轄區居民,不具備職能審批能力,超出權力范圍,不能蓋章開證明。居民不理解,由此引發的矛盾糾紛常常出現,嚴重影響了干群關系。

  (三)職權部門單位借機推卸責任

  社區開具的這些證明中,有很多事項都可以在各地政府相關部門得到證明,比如“房產證明”等一些信息是房產部門掌握;“親屬證明”可通過派出所的戶籍和民政局的婚姻登記證明;“死亡證明”,醫院可證明等等。正是有些單位在進行行政審批或發放有關證明時,需要通過調查才能獲知符合相關條件資料時,為使復雜事情簡單化,同時為回避責任,要求居民到社區蓋章證明,從而使有關職能部門將本應直接面對的矛盾轉嫁到了基層社區。

  二、關于規范社區公章使用管理的幾點建議

  一是適時出臺規范性意見。為規范社區居委會用章管理制度,加強社區居民委員會的規范管理,建議省政府適時出臺相關規定,明確社區居委會印章印制、管理原則、使用范圍和使用制度,切實規范社區的蓋章工作,對社區證明事項予以規范,明確哪些該開、哪些不該開,做到既不增加社區負擔,又給百姓帶來便利。

  二是推進政府服務職能轉變。建議各級政府積極推進行政審批制度改革,明確專門部門處理居民的各種證明申請,如一站式行政服務大廳等等,使得這項事務專門化、有效化。同時,應理順行政審批出證行為,取消一些沒有必要蓋章的項目,強化各行政事業單位的責任意識。在此基礎上,積極指導社區居委會進一步健全印章使用、登記、備案制度,并經社區居民會議討論通過。把此項工作納入居民公約,實行民主管理。社區居委會定期向居民會議通報印章使用情況,實行民主監督。三是加強宣傳清章減負。進一步加大法律及相關文件精神的宣傳力度,強化公民的誠信意識、行政事業單位的責任意識和社區居委會法律意識,各相關部門做到依法行政、厘清職責、清章減負,集中力量、逐個突破,盡最大努力去除社區行政化,提高社區工作效能,打一場“萬能居委會”、“社區萬能章”的“殲滅戰”,真正讓社區職責回歸本位,有效打通聯系服務居民群眾“最后一公里”,努力把社區居民委員會建設成為功能完善、充滿活力、作用明顯、群眾滿意的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,成為社區居民最溫暖的家。(采編:郭迎)

(責任編輯: 齊雪瑩